踏歌

当我们再次相遇,那晚的月色一定很美

我对孙翔说

emmm 其实对翔翔的感情还来的挺复杂的。

刚开始对他就是抢账号卡的印象,说实话小说里有些描写会让路人不会留下不太好的印象。他对韩文清还有后来对叶修的比赛,就觉得很……不知道该怎么说,换个角度就会让翔黑大厥其词吧。

总之就先不说,先说改变我想法的点。
“双一”组合出现。
我就很惊讶了,我就想,孙翔转会?组合?真的假的?
然后再看一遍他的部分。
我这时get到他的点了。他和刘皓那种偷打法的人不一样(皓粉别介意),不介意小事情越俎代疱做队长的工作,我觉得这原因很复杂。一有他对队长解读不够,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嘉世让他当,他觉得自己被看重,实力各方面得到承认,很得意,于是顺水推舟,可能他都不理解老叶退役的原因。二是他对一叶知秋的憧憬,他想得到它,核心角色,必须得是队长,他就不在意队长这个名头,说穿了就是想约会荣耀女神嘛!三是他大概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当队长,小事情明显更会做这种事。

他不就是个小年轻嘛!(这个我粉老王有点一样啦,什么魔术师啊,老王不就是个二十多岁的脑回路清奇的爱打游戏的宅男嘛)

他和唐昊身上有那种你一下就感觉到的年轻人气息,北都太太写过的,一种总觉得随时都在和谁生气的感觉,就是容易炸毛。但很真实。因为我们年轻人就是这样的。他身上的生气,无时无刻不在竞争向上的精神,显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可以看着他沉浮,再次成长,没什么好怕的,那时候他再打出龙回头,我可以很骄傲的说:“看,我们轮回的翔翔的龙回头厉害吧!”

他在轮回,太他妈棒了。
他有真正关心他的老板,队友,有很多小事情一样负责的人,邱非一样踏实强大的人没有两面三刀,虚与委蛇,有江波涛教他融入团队,周泽楷和他配合突击,杜明吴启等人天天逗他。那多好啊。

联盟的未来迟早是他们这一代人的,想想老韩老叶老王和翔翔他们的差距就是老司机和萌新之间的距离吧。一切只需要时间的沉淀。

不过老叶那句超级玛丽确实挺伤人的,虽然是实话,有点像大魔王反派。

祝翔翔以后一切顺利!
(老王是我本命,我都没说这么多)

最后,求小红心小蓝手。

学校运动会
几年没见的朋友特地跑到我们班
还带了零食送我
感动

我想回家,不想住租的房子

我对不起你,公瑾
为了写《三国演义》的读后感,黑了一把里面的公瑾
这学上的真出息,我都ooc了

愿灾区人民一切安好!

一点小感慨

准备把前几天本上写的王杰希中心po上来

我怎么这么喜欢叶方王喻黄五人扎堆呢

(包括无cp)

方王小段子

来自梦里的一个小片段



第六赛季
微草没能抵住黄少天的垃圾话而卫冕失利。
蓝雨荣耀。
王杰希离开比赛席和蓝雨握过手后和方士谦走进选手通道。
走到一半后王杰希突然拉住方士谦,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
治疗之神吓了一跳:“怎么了,小队长,被蓝雨气的头晕吗?”
“不是,”王杰希叹气道,“看了这么久喻文州黄少天和叶秋,好不容易找到个比我高的,让我靠一下。”
方士谦听话的站在原地,让他的小队长休息。
赶来关心对手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纯属来凑热闹的叶秋:……

《娃娃亲》

《娃娃亲》


 森夕第一次见到林朝时,彼时林朝才三岁,两家人说要订个娃娃亲,森夕虽说只五岁,可小丫头早熟的很,原本还逗着小家伙的手,听到这个话,一把推开他,嫌弃的不要不要的。徒留两岁的林朝自己发懵。


等林朝上小学了,照顾他的责任完全落到了森夕身上。两家靠的近,上学放学时森夕踩着脚踏车吭哧吭哧向前冲,林朝很不要脸的坐在后座,享受习习凉风,当然冬天时那风刮的他脸疼,还会不走心的给森夕打个call:“森—夕—加—油—”语气令森姐姐“独怆然而涕下”。


森夕这么天天的接送,时间一长,同学们也就知道了他俩的关系,都说林朝有个靠谱的姐姐,森夕有个不靠谱的弟弟。 他俩成绩在学校里都算排的上前,不过各自惹事的本领也不遑多让。




上初中之后,林朝开始蹿个子,也学会保护森夕了。


有一次森夕打个架,林朝知道后,觉得这事传出去对她一个女生影响不好,连忙把他校服外套脱下给她披着,让她先跑,自己留下处理案发现场,先是把自己衣服弄脏了,又威胁了倒地上几个鼻青脸肿的哥们儿,让他们改了口供,自己一人儿把这事儿扛下来,差点受学校处分,回家又被父母好一顿批,罚多做几张试卷,那时光家庭作业就要做上好几个小时了,还不准吃饭。


都快半夜,那一片居民区大半都熄了灯,也就剩林朝家点着一盏,林朝打着哈欠挑灯夜战,忽然听见窗子被敲了几下,他探出脑袋,看见森夕小半张脸,正跟墙根那儿蹲着呢。林朝连忙推走纱窗让她翻进来。“来来,别做试卷了,我给你带了青椒土豆丝盖饭,”森夕忙着折腾那保温盒,将菜和一碗番茄蛋汤摆在书桌上,“我亲自做的。” “我去!”林朝叫一声,“我都给你背黑锅了,你还想毒害我继承我的遗产啊!”森夕当即气的用筷子打他一下,“我还想感谢你来着,你会不会聊天啊!” “开玩笑。”他笑嘻嘻地道,拿起筷子一扒就是一大口,赞道:“挺好吃的。你也吃两口呗?” “我不用,我吃过了。”森夕摆摆手,哪知林朝一勺已经喂过来了,再拒绝好像就有点矫情,她也只能吃下一口,嘴里嚼着饭时眼睛看着他一下吞了一大口饭,就觉得林朝今天似乎有点帅。


这下糟了,她暗叫不妙,确实林朝上中学以来,五官成熟许多,有着明显的少年感,他还特自恋的在额头前留了一层刘海,此刻在面前打下一层阴影,睫毛也一颤一颤。


森夕觉得林朝书桌上的灯也太亮了些,都照到她心底去了,照的她心里的细沙都隐隐泛了光,好像缝隙间能开遍花来。

“我去帮你做试卷吧,还有几张?”森夕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搬来张高凳子和小板凳,就这么混着一点灯光在林朝身边做题。林朝见了皱眉道:“你别在底下做,对眼睛不好,我把桌子给你。” “没事儿,”森夕应道,“你就剩一张卷子了,马上就好。”

四十分钟后,写完最后一个字,森夕伸了个懒腰,转身看见林朝已经卧在床沿上睡着了,她自己也懒得动,就想趴在书桌上将就一夜,头刚一挨胳膊就睡着了,林朝这时睁开眼,又将她挪到床上,还得小心着点别吵醒她,他觉得,就凭这一点他就能入选“中国好邻居”,还是几连冠那种。


第二天醒来,森夕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还不是自己的床。她下床出了房门,看见林朝正站在卫生间镜子前刷牙,看见她来了,漱了口,吐清牙膏沫,又洗了脸,才开口说话:“醒啦?” “嗯,”她吞吞吐吐地,“你搬我到床上的?” “对啊。”林朝道,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还有,你可真得少吃点,昨天搬你差点没把我累趴下。”本来森夕还不明白自己在忸怩个什么鬼,这下一听这话,立马心思全消了,她大步走进卫生间,推开林朝,临关门前给他一个和善的微笑,她说:“林朝,你大爷。”反手门关的震天响。

林朝不知为何碰了一鼻子灰,此刻也只能在门外讪讪地苦口婆心:“女孩子家家别爆粗口,注意素质。”门内的森夕听没听到就两说。


打架这事到这就完了,森夕那些刚冒出的有的没的小情绪也没空管了。她已经升入高中,没过多久又要忙着人生第二次大考,而林朝还在初中的苦海里苦苦挣扎。

现在森夕也没空再骑着脚踏车去接他,就算她有空接,正值叛逆期的小少年也不一定愿意坐。自己也只能和作业这个插足他们友谊的第三者相依为命。

偶尔森夕坐在一堆试卷中间觉得自己的林朝弟弟与自己离心了,后来再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脑子有病,小少年什么时候和自己合过心啊。

其实还是有的。


眼见森姐姐一路重点的林朝小少年,明白自己再不抓紧些两人间的距离就会如银河一般,铁锁连舟都过不去。所以他也收了心,那些让老师痛心的事情里再也没他掺合,本来成绩就好,这下更把其他人甩的远远的。不过因为实在太忙,就连周末也泡在题海里,他也很久不去找森夕了。


就这么忙碌了几年,两人一晃都进入了父母口中“轻松”的大学时光。


放屁,林朝泪流满面,手指在键盘上好像要飞起来,看起来立刻能进攻电竞职业圈,谁再说轻松,我就打死他。

他选了门好专业,三不五时就要交论文,而且一交就是一大摞,可是没办法,自己选的专业哭着也要把它念完,他自己也很绝望,尤其是决定自己要读到博士之后。


森夕反而没念那么久,只读到硕士,之间还找了份令人满意的工作,现在自己租了套房子在外面住。而林朝还住在宿舍里与狐朋狗友们一起混时光。

他和森夕不像中学那样儿一个月见不到几次,反而经常来往,森夕还带零食来慰问他,跟他室友也混挺熟。林朝以为他们能一直这么下去,两人互怼互助,当单身贵族也没什么不好。 直到某天,他接到电话说森夕要去相亲。林朝当即觉得一道雷就正对着他劈下来,要把他一波带走。

林朝留着最后一口气顽强地拨出森夕的电话,等一接通,对面人还没出声,他就开了火:“森夕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才多大你就去相亲不是说好大家都不脱团情人节一起买单号座隔开情侣秀恩爱遇到现充烧烧烧吗?不是说好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吗?可你现在竟然抛弃了我,自己跑去相亲,你说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那边久违地没和他斗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不能等了。”就挂断了电话。


原本做好准备和她互怼到天明的林朝难得一愣,他忽然就很想问森夕:你不能等什么呢?从小到大,你有等过什么吗?不是一直都是我追着你吗?


那天晚上月色很美,林朝搬个凳子坐在阳台上仰头看月亮思考着这个问题,乳白的月光如流水爱抚过年轻人的脸庞,蝉鸣声敲打着他的心。


答案似乎已明确,他立刻就决定了,之前他追的时候森夕也在等,可他还没追上,现在森夕不等了,他只要加速追,还是可以追上的。


说走就走,林朝尽可能快地赶往森夕家,可不得快吗,晚一步森夕和那个今晚相亲的路人男生米都快煮成稀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商量着订婚。

林朝按门铃时森夕正在追剧,透过猫眼看到他还是有点惊讶的。看到女孩披着头发没有化妆的素颜,还穿了身熊猫睡衣,没有平时女强人大姐大的范挺可爱的样子,林朝觉得自己心里那朵花开了,姿态曼妙,摇曳生香。


林朝清清喉咙,郑重其事的开口,“我想过了,森夕同志,组织还是不能原谅你这种擅自脱团的行为。不过出于关爱女性的角度,大家一致认为也可以内部消化,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看咱俩破锅配烂盖,正好凑活,并且我也是愿意的,你意下如何啊?”


森夕一下没反应过来,就直挺挺站那儿,林朝一看不妙,不是自己刚这一大段都白搭吧,当下就有些小情绪了,“能不能行啊?给个准话儿呗。”

这下森夕反应过来了,“当然能行,不过咱俩以后也是别人要烧的对象了,防御工作要做做好。”她故作严肃道,却笑成了一缕最美的月色。


最后他们给了对方一个交心的拥抱。


FIN.


 Extra 

“哎,你说咱俩算不算娃娃亲?”婚礼前夕,准新郎林朝问。

“那不是,如果现在让我穿越到小时候再提一次娃娃亲,我也还是不愿意。”准新娘森夕毫不留情。

“好吧……”

不过就算再次拒绝娃娃亲,我也还是会爱上你。 


真—FIN—

打狗或举报的人都去死,就这样你他妈还创文明城市,创你大爷